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她做保姆这些年-豪门生活之楠木古筝(440)

2023-05-23 18:52:52 19

摘要:注明:多年家政从业人员点滴积累,倾心讲述行业内部的故事。每天一个小故事,向大家展示家政姐妹和雇主之间相处的苦乐酸甜。纯属虚构,如有雷同实属巧合,你们懂的。感谢朋友们的阅读,希望可以帮我点赞和转发!!!这天晚饭时,李老爷子夫妇过来了。自从上次...

注明:多年家政从业人员点滴积累,倾心讲述行业内部的故事。每天一个小故事,向大家展示家政姐妹和雇主之间相处的苦乐酸甜。纯属虚构,如有雷同实属巧合,你们懂的。

感谢朋友们的阅读,希望可以帮我点赞和转发!!!

这天晚饭时,李老爷子夫妇过来了。

自从上次当着垚垚的面和钱小姐打过电话以后,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。李老爷子来这边来得少了些。

而以前每隔几天就会去老宅那边看一看的垚垚,也不再提起这个话了。每天放学回来吃完晚饭就去二楼学习,周末宁可在家里无聊得大叫,也不再主动提起过去老宅玩。

垚垚是孩子,心里的芥蒂是显而易见的。李老爷子一辈子风光无限,在外受人尊重,在内是大家长,即便是内心觉得自己说的不妥,大概也抹不开面子说出口吧。

今天依然下雨。今年的广东,整个六月都多雨。小区绿化面积大,看上去有时青翠葱茏,有时云雾迷朦。

李老爷子夫妇在这样烟雨葬蒙蒙的傍晚,等在院外。

只是细雨,老两口没有打伞,衣服上沾了一些毛茸茸的雨粒。

丽芳说:“叔叔阿姨过来啦?雨天路滑,怎么不让雪梅陪你们来呢?”

老爷子笑呵呵地说:“我们刚吃完,她正忙着收拾呢。早点干完早点下班回去休息。忙一天了。”

李老太太眼含笑意的看着老爷子,赞同的道:“是啊。”

哪怕如今已是年近古稀,可老太太每次看向老爷子的眼神,依然充满爱慕和敬佩,这是现在很多年轻夫妻之间都没有的。两人这一辈子夫唱妇随是看得见的。

现在有多少年轻夫妻,在家一味讲平等讲自由,有些甚至家庭开支和家务都AA,我做一顿饭你就得刷一次碗,我挣一万你不能少于八千,否则你在家里没有地步,我出一套房必须想办法让你出一辆车,充满了算计,谁也不服谁。一个比一个厉害,不像是情深意浓的夫妻,倒像是拼刺刀的兄弟。于个体来说当然是好事。但于家庭来说,是不是还有值得反思的地方?

这是丽芳第一次听老两口对雪梅的体恤。看来给大崔介绍工作,让他们对雪梅有了新的看法。

进屋后,李太正带着两个孩子在吃饭,文嘉醒了,小昕正在喂他喝奶。

老爷子夫妇打了招呼,没有去沙发那边,而是坐在餐桌前陪着儿媳妇和孙子。

李老爷子问:“垚垚和莹莹,最近怎么都不去那边玩了?爷爷都想你们了。”

垚垚说:“我要学习呢。”

李老爷子说:“要学习,也要适当的放松呀。咱们学习要好,身体更要好呀。还要过得开心快乐。”

垚垚低着头吃饭,不再接爷爷的话。

李老太太摸了摸孙子的头,和风细雨的说:“垚垚,是不是你爷爷上次说的话,让你伤心了?”

垚垚听了,索性连饭也不吃了,低着头看着手里的饭碗,一动不动。

李太听到这话,小声问:“爸说了什么?”

门铃又响了,丽芳知道是周老师来了。赶紧出去开门。

李老太太冲李太轻轻摇了摇头,又对垚垚说:“你先吃饭吧, 一会再说。”

李老爷子看了看垚垚,起身去看文嘉喝牛奶。

李老太太也走过去,笑着对小昕说:“我来吧。你去吃饭。”

小昕把文嘉和奶瓶都交给李老太太,小声说:“给他喝完,然后拍一拍背。”

李老太太应了,随着老爷子去了餐桌那边,和周老师随意聊着天气。

李太很小声的对垚垚说:“先吃饭吧。”垚垚不声不吃的又开始吃饭。

那边,李老爷子问:“垚垚最近学习怎么样啊?”

周老师的温柔亲和始终如一,回答道:“学习还是挺用功的。就是这孩子,最近情绪不太高。具体我也说不上来,就是没有以前活泼了。以前挺喜欢说话的,现在变得沉默了。”

李老爷子说:“可能有心事了。”

周老师说:“是的,这个年纪的孩子,马上就到青春期了,多多少少会有一点叛逆。需要家长和老师更多的关心和引导。帮助他们渡过。”

李老爷子说:“我知道了。我们会注意的。你也费心了。”

这边母子三人吃完饭,也去了沙发那边。

周老师马上说道:“我先上二楼去等他们。”

李太说:“莹莹,先跟着周老师上去吧。”

莹莹说:“我等哥哥一起。”

李老太太说:“宝贝先和老师上去吧,爷爷和哥哥说几句话就去找你。”

莹莹说:“那好吧。哥哥快点上来。”

垚垚说:“你先上去。我一会来。”

等周老师和莹莹上楼了。李老爷子才小声对孙子说:“垚垚,爷爷上次说的话,伤到你了。可那不是爷爷的真实想法。”

垚垚小声说:“我知道。”

李老太太有些心疼地说:“真是个好孩子。”

李太说:“妈,我抱着文嘉起来走动走动,给他拍一拍吧。”

李老爷子又说道:“你妈妈经常对你说一些不好的话。其实呢,你爸爸,你阿姨,还有我们,都是盼着你好的。你看家里做菜的口味都按你的做,你爸爸给你请了家教老师,有空带着你去打球,你阿姨从来不骂你,也不干涉爸爸培养你,连文嘉的名字都让你给取的。这样已经很好了。你不应该听你妈说这些。你也长大了,也该有自己的判断能力了。”

李老太太温和地说:“是啊。你是个懂事的孩子,她是你妈妈,可她说得不对的,咱们不能听。你看看,现在你们家多好呀。爸爸和阿姨喜欢你,弟弟妹妹也喜欢你,还有爷爷奶奶也喜欢你。你也喜欢我们。那咱们就好好过日子。你妈妈是你的亲人,可她和我们已经不是一家人了。所以她不该再说这边的事情,你也应该提醒她不要说了。”

李老爷子说:“你喜不喜欢你们这个家?如果你喜欢,你就应该和大家一起维护这个家。你妈妈有她自己的生活,她不应该来家里,也不该当着你说我们不好。”

垚垚说:“她现在没有说了。”

李老太太说:“那就好。以后啊,你也要有自己的主意。知道哪些话对,哪些不对。可千万不要变得一个是非不分的人了。那样长大了没有用的。你是家里的大哥,我们希望你以后能顶天立地,照顾下面的弟弟妹妹。”

垚垚哭了起来:“你们不是说,不是说要不管我了吗?”十一岁的男孩子,哭得抽抽噎噎的。压抑而奔放。

李太先是竖抱着文嘉,在客厅里边走边轻轻拍着他的背。不知什么时候就上楼去了,连小昕和玉娟也一起上去了。

丽芳洗完碗出来擦餐桌的时候,沙发那边只有祖孙三人。

李老太太坐在他身边,搂着孙子。垚垚那个委屈哟,一头扎在奶奶怀里哭着。

李老太太边拍着他的背,边给他擦着眼泪,小声安慰道:“哪能不管你呀。不管谁也不能不管你呀。你可是咱们家第一个孙子辈呢。还要指着你给弟弟妹妹你做榜样呢。”

李老爷子说:“对呀,哪能不管你呢。可是你也要懂事,好好学习,好好听你爸爸的话,爱护弟弟妹妹,以后做一个有担当有本事的人!可不能让这些家长里短的恩恩怨怨给毁了!咱们家从我父亲那一代,再到我、你爸爸,都男子汉,你以后也是!”

垚垚满脸的泪水,从奶奶怀里抬起头来,冲爷爷重重点了点头。还咧着嘴哭呢。

李小姐从厨房出来,站在丽芳身边看着垚垚,满脸戚然之色,低着头回了厨房,抽了一张纸巾擦眼泪。

都是没有妈妈疼的孩子。她又触景伤情了。垚垚的妈妈是忙加上没有一起生活。她的妈妈是因为无知耽误了女儿的病情。

李老太太声音哽咽地埋怨丈夫:“都怪你,当着孩子说些那样的话,看把孩子伤心的。”

说着,又把脸贴着垚垚的脸细声说:“大孙子,别伤心了。你爷爷说完都后悔了。那不是他的真心话,他只有那样说,你妈妈才会有所收敛。他不想让你妈妈影响到你和我们的关系。因为我们都是真心爱你的。从小你就在爷爷奶奶跟前,长到五六岁才分开,爷爷奶奶不疼你,还能疼谁呀?”

李老爷子说:“垚垚,爷爷的话说得重了。你不要往心里去。以后在家里,受了什么委屈,还跟以前一样,去告诉爷爷奶奶,知道吗?”

垚垚止住了哭,冲爷爷点了点头。

李老爷子笑道:“这个周末去那边吧,带上你妹妹。给你们做好吃的。你再陪爷爷下几局象棋。好吗?”

垚垚擦了下眼泪,说:“这个周末我们要去海边住。”

李老爷子问:“最近都下雨呢,要去海边呀?”

李老太太说:“他们说去就去吧,不能下水,去散散心也好。”

李老爷子点了点头,想了想又说:“前年咱俩去住过的山里那个民宿吗?那地方不错。”

李老太太嗔道:“孩子们说去海边就去海边,你可别乱出主意了。”

垚垚微微笑了一下。男孩都喜欢水。

李老太太还不满意,又小声嘀咕道:“让你一起去了吗?还挑肥拣瘦的。”

李老爷子自己也哈哈笑道:“我也就这么一说。垚垚,上去学习吧。老师在等你呢。”

垚垚起身说:“那我上去啦?”

眼睛还红红的,就朝楼上跑去了。李小姐还在厨房坐着擦眼泪。

李老爷子四下环顾,问道:“小艾上楼去啦?”

丽芳忙回答:“嗯。抱嘉嘉上去了。”

李老太太对丽芳笑着说:“是你和雪梅帮大崔介绍的工作吧?她今天给我们打了个电话,说在那里挺好的。”

丽芳说:“主要是雪梅,小崔让我给她姐留意一下。我就去和雪梅说了一声。没想到那么快就上户了。也是巧了,正好有合适的。”

李小姐听了,把手里的纸巾扔在垃圾桶,出来笑着说:“叔叔阿姨,也该着大崔运气好。”

李老爷子说:“还不错。我对老家那边也好有个交待。”

这句话是对李小姐说的,说完了又对李老太太说:“不然呐,大老远过来,连个合适的工作都找不上,该让人笑话咱们了。”

李老太太无语的看了老爷子一眼说:“如果是来个大学毕业的小青年,怎么都好办,随便找个朋友的公司都能安排个工作。她这把年纪,又没有文凭,怎么安排?你让儿子安排一个清洁工?还是安排去他朋友家做保姆?那才真是大笑话呢。”

见老两口说个不停,李小姐在这边着急呀。好不容易等老太太说完了。李小姐见缝插针的道:“就是,如果李总去安排这种工作太有失身份了,还得是我们这些人。我这边家政公司也来信了,说是一对60出头的夫妻,以前都是X港大学的教授,现在退休了回深圳住,要找一个保姆。工资也高,我看比雪梅介绍的这个还强一点。可惜晚了一步。”

李老爷子听了,只是笑了一下说:“只要做得习惯就行了。”

李老太太远远的扫了一眼李小姐,不咸不淡的说了一句:“找工作和找对象一样,合适就好,不是越高越好。”

李小姐有些尴尬的回答说:“阿姨说的对。”

李老爷子说:“咱们回家吧。现在想和垚垚下一局棋也难了,唉。”

李老太太说:“赶紧回去吧。一会雨下大了。”

丽芳在门口的鞋柜拿了雨伞给他们。

李老爷子挥着手说:“不用了,淋一点小雨没关系的。”

说着就带头走在前面。

丽芳送出院子,老两口步履轻快,笔板笔直的走在空无一人的马路上。

两旁的路灯亮了,照得天地一片昏黄,细雨斜斜落下,在灯光下如丝如缕,每一丝每一缕都是拳拳爱意。

人活着一天就得操一天的心,操心完了儿女还得操心孙辈。

商小姐来家里拜访过后的第二天上午,小区门岗那边的保安打来电话,说是有姓商的朋友让人送东西过来。

丽芳估计是商小姐让人送过来的古筝,可不敢作主。

当时李太还没下楼。可岗亭那边也不敢怠慢。于是悄悄对保安说让稍等,电话不要挂断。

急忙打了电话给李太。

李太听了,稍微沉默了一会,像是自言自语的说:“还以为她随口一说呢,没想到动作这么快。”

丽芳在这边问:“李太,要让他们进来吗?”

李太说:“都到门口了,当然要请进来了。”

丽芳回答知道了,就挂电话对那边的保安说请进来吧。

东西送进来的时候,李太还没下楼。

丽芳见到院外停了一辆说不清是面包车还是越野车的黑色车子。里面有人降下车窗朝别墅这边望了一眼。

接着就下来一个很年轻的男人,丽芳猜他刚才肯定是在看门牌号。

丽芳和李小姐赶紧出去开门。

年轻男子说:“二位好,商小姐让我送一台古筝过来。”

李小姐说:“好的,我们帮你拿进来吧。”

年轻男子打开后备箱弯腰抱出一架古筝,又对两人说:“你面还有架子和凳子。”说完站在后备箱前。

两人上前,李小姐拿起了一高一低两个支架,丽芳抱着凳子。三人一起进屋。

李太才从楼上下来。看得出来打扮很匆忙,只穿着一套日常的修身长裙,粉脂未施,当看清来人的时候,丽芳能感觉到李太明显松了一口气。

来人很有眼色,马上就招呼道:“您好,请问是李太吗?商小姐让我送来的。请问放在哪里?”

李太说:“麻烦你了。”然后随手指着一块空地方说:“先放在那里吧。”

几个人把东西放下,年轻男人说:“那我先走了,有什么事您和商小姐联系吧。”说着就朝外走。

李太说:“师傅,喝杯茶再走吧?”

年轻男人笑眉笑眼的说:“不打扰了,还有事。”

李太对李小姐说:“小李,给师傅拿一瓶水带上喝吧。”

李小姐赶紧去拿了一瓶泉水跟了出去。

李家除了牛奶就只有矿泉水或茶叶,很少喝其他饮料。

李太走近,看了看那架古筝。抬头对丽芳说:“还是金丝楠木的。”

丽芳也不懂什么金丝,凑近看了看说:“上面还雕的有花纹呢。”

古筝摆在若大的客厅一角,散发着木质的香味,古色古香。旁边还配着一只凳子。那天商小姐在乐室演奏的时候,丽芳并没有跟进去看。现在想象如果有一位身着古装的女子,袅袅婷婷在面前,轻捋罗袖露皓腕和纤纤十指,这台古筝马上就会传出修扬妙曼的乐符。那该是多么美妙的一幅场景啊。

丽芳希望有一天看到莹莹这样坐在古筝前尽情演奏一曲。只是不知她今天下午看到古筝 ,会不会高兴呢?

李太不再接话,而是拨通了电话:“老公,昨天商小姐来咱们家,说要送莹莹一台古筝,我以为她随口一说,今天就让人给送来了。”

“应该是金丝楠木的吧,等会我拍一张照片给你看看。”

“我知道了,那就先放在这里吧。”

李太挂了电话,对着古筝拍了几张照片后,对丽芳说:“先放在这里,下午莹莹和垚垚回来了,你告诉他们别乱动。”

丽芳回答好的。

下午,丽芳把莹莹从幼儿园接回来后,带着她去了那台古筝面前,告诉她是昨天来的漂亮姐姐送给她的。

莹莹看了一眼,上前拨弄了一下,古筝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。莹莹边朝后退边说:“我不想弹古筝,手疼!想画画。”

李太从二楼下来,听到莹莹的话后,在楼梯上说:“古筝也要练习,戴上义甲就好啦,可不能半途而废。”

莹莹皱着小眉头,看了一眼那台古筝,朝妈妈跑去了。

这一天晚上,李先生大概九点多就回来了。这就算早的。

丽芳躺在床上,听到有人轻轻拨动了几下古筝的弦。声音清越典雅。

很快,楼梯上就响起了脚步声,李太的声音响了起来:“你回来啦?”

李先生嗯了一声说:“商小姐今天有没有和你联系?”

李太说:“没有啊。我打了个电话向她道了谢。”

李先生叹了一口气说:“他们太心急了。”

安静的客厅里,夫妻两一人一句,小声说着话。

李太问:“是不是不该收啊?可当时都已经送到小区门口来了。”

李先生说:“和这个没关系。我是说,就算合作,也得互相有一个了解的过程。”

李太突然警惕的说:“商老师会不会在参加嘉嘉的满月酒以前,就已经了解了咱们家的背景?”

李先生的声音由近而远,看来是去了沙发那边:“现在看来,很有可能。否则咱们和他又不熟,也没有邀请他。怎么会突然和大哥一起来参加满月酒呢?”

李太问:“大哥大嫂和他很熟吗?”

李先生说:“也不是很熟。现在想来,他和大哥结交,很有可能就是为了认识我们。因为他和大哥的联系远没有和我们联系多。”

李太问:“那他什么意思啊?”

李先生说:“现在还不明确。他想合作,也不是不行。我说过了,也得看看他手里的筹码够不够。”

李太担心的问:“那咱们莹莹怎么办?”

李先生说:“你有空的时候,带她去商老师介绍的培训班把名报了。什么事都能耽误,孩子的学习千万不能误。有兴趣和爱好的,都要尽是培养。”

李太说:“那就当没有他这回事?”

李先生说:“对,你不用管。带着孩子正常学习就行了。我说过了,根本没指望他手把手教莹莹。”

李太问:“那你呢?让他参与咱们那个项目吗?”

李先生说:“我得好好了解一下他的底细。他一个农村出来的人,靠着画画起家,能混到今天也算厉害。但过于急功近利,必有蹊跷。”

停顿了一会儿,李先生带着惋惜的口吻细语道:“也丧失了一个画家该有的风骨。”

李太说:“就是,吃相也太难看了。”

李先生哈哈笑了几声说:“你这话说的。”

李太突然说:“会不会是你堂弟让他来害咱们的?”

这一次,李先生哈哈哈笑了起来。笑完了才说:“亏你想得出来。你也太瞧得起他了。如果他能搭上商老师,他直接和商老师合作就行了,何必让他来找我们?商老师那边有一些文化产业相关的小项目,也能挣一点。但我现在没有时间和精力弄那些。最近几年我们公司的核心力量会放在新疆那个项目和基因检测上。”

李太兴奋地问:“什么小项目?要不,以我的名义参与?”

李先生说:“挣不了几个钱,你就别抛头露面了。尽是打些擦边球,没什么意思。”

李太问:“什么意思啊?”

李先生没有回答。转了话题问:“嘉嘉这孩子,很少听到他哭。他们三个小时候哭起来没个完。”

李太说:“小孩子能吃饱,给他穿得舒服,睡得舒服。照顾得好他就很少哭。”

李先生反驳道:“难道他们几个小时候照得不好?也都穿得舒服,也请了月嫂照顾啊。”

李太小声笑着开玩笑说:“和环境也有关,可能那个时候你和钱晓梅总吵架,孩子觉得不舒服了。”

李先生也笑道:“胡说八道!那莹莹小时候呢?我和你吵架啦?”

李太说:“也吵过。我都记着呢。”

“小东西,你还给我记仇是不是?”李先生说完这句,又说道:“你可别去找商小姐说项目的事情啊?别和她们搅在一起,听到没有?”

李太问:“商老师生意上的事情,到底是小曼在打理,还是商小姐在打理呀?”

李先生说:“不太清楚。估计都有吧。依现在的情况来看,那位商小姐比小曼更厉害,也更激进些。”

李太说:“第一眼看不出来。你看那天穿得多清纯啊。”

李先生没有接李太的话,而是说道:“商老师家那么多人,又是儿子又是女儿的。怎么可能由着一个小曼去打理他的所有业务?”

李太问:“那如果商小姐再来找我,我怎么应对?她说过找我逛街去美容院。”

李先生说:“去呀。如果说起生意上的事情,你就说自己全职在家,不懂。”

隔了一会,李太又说:“大嫂说周末和咱们一起去海边。”

李先生说:“她怎么知道的?我不想和别人去。这一次就想带着你和孩子们去放松几天。和他们打交道太累了。”

李太说:“她约我去寺里祈福,我就说了。”

李先生说:“祈什么福啊?商老师家还专门弄个屋子摆着,呵呵呵。我想起来就好笑。”

李太说:“你笑什么啊?有些事宁可信其有,不可信其无。我去给嘉嘉祈福。”

李先生说:“快别干这些没用的事了。盯着给他按时打各种疫苗,吃饱睡好就行了。”

李太说:“知道啦,我已经给回了,现在他们要和咱们一起去海边。”

李先生说:“那就去吧。”

李太小声说:“今天晚饭的时候,爸妈过来了。和垚垚聊了一会,爸是不是骂过垚垚?说了什么伤他心的话。”

李先生吃惊的问:“有吗?回头我问问他。”

李太说:“好像是的。他上二楼的时候,我看见他哭过了。”

李先生说:“爸妈骂他,肯定也是为了他好,我找时间问一下,安慰安慰他。这孩子大了,心事也多了。”

李太轻轻嗯了一声。

李先生说:“上去睡觉吧。累死我了,颈椎病都要犯了。”

李太说:“我给你按按肩膀吧?”

李先生说:“不用了,你也累了。睡觉去吧。”

很快,丽芳就听到灯的开关叭叭被关掉了。接着就是一阵脚步声朝楼上去了。

大家好!我是简衣素食行江湖,本人所有文章都是个人头条原创,只为记录生活。转载请注明出处!其他平台看到的均为抄袭搬运。必将追责到底!

更多精彩请关注今日头条简衣素食行江湖!

图片来自网络。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